主页 > C再生活 >「你不觉得台湾只是半调子的日本吗?」日本女孩:我一点都不这样 >

「你不觉得台湾只是半调子的日本吗?」日本女孩:我一点都不这样


2020-06-11


作者:马永欣

台湾离日本近、治安好,常见独自旅行的人。三年多前,Solo Singer Hotel门口也出现了一位日本客人,她是一个眉清目秀、一般身高、独自旅行的女子,奥田晃子(Teruko Okuda),身后拖着简便的小行李箱,算是常见的旅人类型。

但晃子有一点和其他旅人不太一样,她春夏秋冬一季一次出现在台湾,不是为了工作,而是真心喜欢来台湾旅行。 

「你不觉得台湾只是半调子的日本吗?」日本女孩:我一点都不这样Flickr: Sen Lin来台湾必逛书店

我问她:「来台湾这幺多次,想去的地方不是都去过了吗?到底在台湾还可以看到什幺?」

晃子毫不思索地回答:「来台湾一定要去逛书店,我喜欢台湾的诚品书店,他们的选书很多;我也非常喜欢台湾的独立书店,里面有很多大书店没有卖的书,价钱又很亲切。我每次会买三四本中文书回去日本,两三个月把它们看完,看完以后再来台湾买书,就这样循环着。」

「通常我会买的书是与我专业—占星学相关的书籍,以及真正能带我进入台湾在地资讯的书,比方说《小日子》、《秋刀鱼》都是我每次来台湾一定会买的杂誌。」 

日本女孩:台湾不是半调子的日本

我故意很不经意地问了一个问题:「台湾人非常喜欢日本文化,认为日本文化是精确、精緻、极致的代表,我们经常自叹不足、向日本学习。你不会觉得台湾很多地方都只是半调子的日本吗?」

「我一点都不这样认为。」

她慧黠一笑,眼神像是在说:我懂你的意思,但是事情不是你诠释的这样。

「日本人的确追求极致,但是这不代表文化优势,我喜欢日本,但每个文化都有他的优缺点。太仔细、太乾净、太多的规定,换来的是越来越少真诚的交流。我们的生活中充斥了非常多的清洁消毒化学物品,生活变得越来越不自然。工作越来越忙录,人与人之间也没有互动的机会。去年电通员工因为过劳而自杀的新闻引起社会舆论,但是过没多久,大家又恢复了必须要无止尽加班的工作文化。」

这样的信任没在日本看过

「你可能不知道,我第一次来到Solo Singer Hotel的时候,正好遇到你们的员工训练,你们要到茶人周渝老师家学习,当时我正坐在店里喝茶跟(店猫)来福玩,你们把店里的门锁交给我,告诉我可以慢慢坐,只要离开的时候把大门锁好就好,然后你们就出发了!这只是一个小动作,却让我感到十分震撼。这件事情在日本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。这样的信任,我只有在台湾看过。」

晃子继续用轻柔缓慢的中文说着:「虽然我跟家人旅行有时候会住在高级的五星级饭店,我自己也曾经服务于世界知名的东京丽池卡登饭店,但是当我自己旅行的时候,我还是喜欢老老的,小小的空间,因为这是很亲切很真实的环境,让人感到完全的放鬆。」

台湾是一个倾听之地

「我的专业是按摩、占星。这几个工作有一个很重要的共同专业:倾听学。没错,倾听也是一种『学』。倾听最重要的精神是『听的态度』,听的时候完全不可以放自己的想法,听对方的声音,也要听对方的身体,观察对方说话态度跟动作。」

「说话跟音乐一样,有人讲到深处时会大声,有的人会小声,每一个人都不一样。听者可以反问自己会怎幺处理一样的问题,但倾听时不给建议、不提供想法,就这幺一直听、一直听、一直听。神奇的是,被聆听的人,往往在讲述的过程中,就会自己发现问题还有解决的方法。」 

晃子认为台湾是一个倾听之地,在这里,人们能够将喜怒哀乐自由地表现出来,社会不会给予太多限制,这一点跟日本很不一样,所以很吸引日本人。

「有些日本人英文比较不好,到西方世界不容易融入当地的文化,台湾包容倾听的特质,对于这样的日本人,还有对中文世界有兴趣的日本人,都是最具有吸引力的地方。」

日本旅人眼中的台湾风景

「三年多前,我第一次来台湾,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,走在八月的忠孝东路上,极其湿闷的天气让我汗流不止,在那个当下,我觉得我找到了自己这辈子最喜欢的地方。」

晃子告诉我的最后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刻。他没有说好,也没有说不好,而是用一个画面,带出一种独特的意境。

每个人都需要经常透过别人对自己的描述来加深自我认识,台湾的观光产业也不例外。我们对社会进步的定义就是更新的建筑、更少的灰尘、更高的效率、更多的精準。这个三年来台湾观光旅游十五次的日本人,却用一把完全不同的尺衡量台湾,让我们有机会透过她的双眼,看到台湾不一样的风景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菲律宾申博sunber官网|信息网上交流|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LOVEBET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金沙贵宾会3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