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C再生活 >EconReporter:「《Capital in the >

EconReporter:「《Capital in the


2020-08-14


EconReporter:「《Capital in the

EconReporter:「《Capital in the

《Capital in the 21st Century》这本书,绝对是本年度最抢眼的经济学书藉,更是所有「经济学能」的朋友最多讨论的书本之一。当然,本港普通读者未必能感受到有这本书所带来的震撼,但只要你有Search下这本书的Review,相信单是英美主流媒体所写的都可以睇几日。

此书主要探讨经济发展是否真的能在Long-run解决贫富悬殊及收入不均问题,这是对近四五十年来,不论经济学及政界都提倡的Trickle-down Effect的挑战。Trickle-down Effect的大意是资本主义带来的增长,长远可以令所有人得益这样的论调。这理论源于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Simon Kuznets于1950年提出的Kuznets Curve,该理论指出从实证经验可见,Income per Capita 上升,最初可能会令贫富悬殊增加,但最终都会令贫富悬殊减少的。

EconReporter:「《Capital in the

但《Capital in the 21st Century》就对此理论提出质疑,更以数据指出Kuznets的论证只是基于二战后的数据,这样就有一个大问题,就是二次大战中有大量的经济资产受破坏,更重要的是原来的大财主都在战争中失去大量资产,令富人人与一般人的资本差距大大减少,就是在这种情况才会出现「长远人均收入增长会减少贫富悬殊」的结论。

当然这本书最值钱的地方,不单是其理论层面,而是因为作者Thomas Piketty多年的学术研究成功重估欧美多国近200多年的财富及收入分布数据,指出贫富不均可能才是常态。更重要的是,若资本回报高于整体经济增长,长远而言会令贫者愈贫、富者愈富,而Piketty就指有很大机会这情况已于近30年出现在已发展国家中!

EconReporter:「《Capital in the

这论述在美国得大受欢迎,因为美国自金融海啸后大量政策都是以「救银行,救金融」为主调,不少美国人都认为政府是只顾富人的利益,而无视大众民生所面对的问题。结果这书于美国一出,便「一石激起千层浪」带出更多有关贫富不均的讨论。﹙至于点解香港无同样的讨论?无咩人又穷又睇英文书而又会写文挂?﹚

问题是,上週五Financial Times的Economic Editor Chris Giles就写左一篇长文,讲述佢在细心检查Piketty 用的Database时,发现的大量错误,更直指这些问题可以拖垮其贫富悬殊正长远会上升的推论!

事缘Piketty在此书出版的同时,就将其所用的数据放上网予大众使用, Chris Giles就细心地整理当中数据,发现当中有不少问题,包括出现「数据无中生有」、「入错数」、「数字无列明Source」等情况。我们可以详细看其中几个重要问题。

首先,Piketty有入错数的问题。例如Giles找到其中一个原Source,由Waldenstrom做的数据指Sweden于1920年的,最富有10%及1%的人之财富佔所有财富的佔比,分别是91.69%及51.51%,但在Piketty的数据中就变成了87.7%及53.8%。

EconReporter:「《Capital in the

EconReporter:「《Capital in the

另外,在计算英国1810及1870年最富有10%及1%人的财富佔比时,他假设最富有10%的财富佔比,是最富1%的佔比加28个百份点,但Giles指有关假设的原因,实际上在书中及数据中都全无交代的!最后要Giles到Piketty用的数据之来源论文才能找出假设的来源。他更发现不少数据,例如美国1910至1950年的最富有10%及1%人的财富佔比数字,其实纯为Piketty的推算,并无任何来源依据,但同时Piketty又无为推算的方法作解释,所以Giles指数据是「无中生有」的。

这只为部份较为易明白的指控,而Giles将所有问题都「调整」过来,就「发现」Piketty的论述可能「站不住脚」。例如Giles将英国的数据重新整理后,得出下图的对比。蓝綫为Piketty的数据,红綫则为Giles重组后的原数据,这样可见Piketty提出,最富有10%及1%人财富佔比由1970年代开始回升的论述「并无实质根据」。

EconReporter:「《Capital in the

EconReporter:「《Capital in the

而Giles更将所有Piketty引用的Source所提出的数字放在一幅图中,跟Piketty的图作对比,直指数据并无「证实」Piketty的论述。

EconReporter:「《Capital in the

EconReporter:「《Capital in the

Piketty在FT的「查询」后,马上回覆指自己绝无做假的意图,否则不会将整个数据库公开,但同时又指「毫无疑问我的歴史数据有可改进的地方,而我未来亦会改善有关数据。」但就指「如果改善数据后,结论出现大幅的更变,我会相当震惊。」意指自己仍坚持其近年贫富悬殊大升的论说。

----------

问题是,这样被传媒批评数据出错,是咪等于这本书可以唔使再睇?Not so Fast!

在报道出街后,大量有分量的经济学者出来为Piketty护航,指有关的错误可能「无关痛痒」。

首先,美国新媒体Vox的经济记者Matthew Yglesias就在Twitter上说,Giles其实无法推翻Piketty就法国数据的推论:

另一个出来说项的,是诺奖得主Paul Krugman。在其文章《Is Piketty All Wrong》中,就指Giles说贫富不均无上升是说不过去的。他直言美国的确收入不均增加几乎可以所有量度方法中见到,除非最收入人仕的储蓄低过穷人,否则贫富悬殊是必然出现的情况。他直指Giles係「Proving too much」。

当然,有读经济文章的朋友可能都知Krugman近年相当坚持贫富悬殊正急速上升,而且这与更学术派别争论有关,故不少人都会认为他「护航」是「别有用心」。

好,那就看看较为立场较中性的经济学者Justin Wolfers的看法。这位有名气的宏观经济学者认为,Giles重整后的数据其实跟Piketty的本质上一致,更指不少数据来源由于有资料不一致的问题,在学术研究时需要作判断是常见的,而Giles只凭这就否决Piketty的论述的话,就同样犯上武断的问题。最后他更指今次FT只「质疑」其贫富不均的研究数据,但其实Piketty在收入不均的数据整理的研究亦同样重要,故今次的「发现」不足令Piketty的所有理论完全被推翻。

不过,《经济学人》网誌Free Exchange对今次事件的总结说得最好。他一方面讚扬Giles今次的「发现」做得相当漂亮(Impressive ),但同时又指出由于数据来源太多,需要作判断整理无可厚非。

他又指今次事件并未推翻Piketty的理说,因为:1) 其推论仍有大量其他数据支持;2) Giles 与Piketty的数据分野其实不大;3) 如Piketty在回覆中指出,其他学者在此书推出后所公布的研究结果,都支持其论说的。

不过,Free Exchange指出重点,就是学术讨论是一件事,公众点睇又是另一件事。事实上,有关此书的讨论一直不少为意识形态争议,说到底Piketty某程度上是在告诉读者应反思「资本主义」是否真的能确保人人都受益其中这问题,是在挑战自由市场主义的。而当这种的「疑似丑闻」一出现,一般大众不会理会学术準则的问题,只会人云亦云的说:「呢本书讲啲野错的!」

----------------

说到这,我想到早前某亲共媒体对某大学民调的质疑,虽然最后不少讨论清楚解释,该民调的做法无大问题。但说到尾,这还重要吗?

「个民调唔準的!係有人别有用心唱衰政府!」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菲律宾申博sunber官网|信息网上交流|网站地图 金洋3主管 巴黎人赌场怎么换筹码